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史新说
“蟋蟀宰相”贾似道 他每天是怎样生活的
中共青海省委政法委员会:http://www.qhkaiwind.gov.cn    来源:凯风网    创建时间:2017/9/4 9:50:52    浏览量:

  贾似道(1213—1275年),字师宪,号悦生、秋壑,台州(今浙江天台)人。历仕宋理宗、度宗、恭帝三朝,因姐姐被选为宋理宗贵妃而飞黄腾达,专擅跋扈,贪鄙腐败,沉沦于荒淫侈靡的生活,误国害民,罪恶昭彰。贾似道是南宋最后一位权相,史称“蟋蟀宰相”,遗臭万年。

  一、姐姐成贵妃,小混混平步青云

  贾似道出身于官宦之家,远祖系大名鼎鼎的西汉太傅贾谊,父亲贾涉为宋宁宗朝京湖制置使,颇有声望,是当时宋金战争中举足轻重的人物。不幸的是贾涉在46岁时溘然长逝,其时贾似道才刚刚11岁。

  贾家家道中落,贾似道一下子跌落人生谷底。“少落魄,为游博,不事操行。”就是说,失怙之后的贾似道非常落魄失意,整天浪迹于街头,放荡不羁,和一帮不三不四的小混混酗酒赌博,斗鸡走狗,干些拈花惹草偷鸡摸狗的勾当。这样厮混了几年之后,贾似道渐渐长大,因父亲的恩荫被朝廷补官为嘉兴司仓,成为一个低级小吏。

  过惯了恣肆放荡的日子,骤然做了个小芝麻官,一天到晚跟在别人屁股后头听命跑腿儿,被人召之即来、挥之即去,贾似道顿感浑身不自在,数度想弃官而去,回到昔日那帮狐朋狗友之中,重新去过无拘无束自由狂放的生活。

  正在贾似道苦闷彷徨之际,他被一块天字号超级大馅饼砸中——姐姐被选为贵妃——宋理宗诏命贾似道入朝奏对。

 

  贾似道画像

  贾似道驶入了升官的快车道。据《宋史·贾似道传》:此次奏对之后,即“擢太常丞、军器监……淳祐元年,改湖广总领。三年,加户部侍郎。五年,以宝章阁直学士为沿江制置副使、知江州兼江西路安抚使。一岁中,再迁京湖制置使兼知江陵府,调度赏罚,得以便宜施行。九年,加宝文阁学士、京湖安抚制置大使。十年,以端明殿学士移镇两淮,年始三十余。宝祐二年,加同知枢密院事、临海郡开国公,威权日盛……四年,加参知政事。五年,加知枢密院事。六年,改两淮宣抚大使。”

  贾似道一路青云直上,飞黄腾达。

  二、率军援鄂州,私下“议和”冒军功

  宋理宗宝祐六年(1258年),蒙古帝国大汗蒙哥挟横扫欧亚非40余国的威势,挥师伐宋。蒙哥亲率西路兵马进犯川渝地区,命其弟忽必烈率东路军进攻荆襄,直取鄂州(今武昌),企图两路并进,直逼临安,一举灭掉南宋。

  鄂州地处长江中游,扼汉水入口,“西可以援蜀,东可以援淮,北可以镇荆湖”,战略地位十分重要。南宋初年,名将岳飞率岳家军驻军于此,控扼荆襄战略要地,屡建功勋,成为南宋朝廷立国江南的屏障。

  忽必烈挥师南下,一路势如破竹。宋理宗开庆元年(1259年)九月,忽必烈兵困鄂州。正当忽必烈挥师攻城之际,传来了蒙哥在钓鱼城阵亡的噩耗,忽必烈急于建功,谢绝了将领们劝其撤兵北归迅即汗位的建议,攻城的战鼓擂得更响,发起的冲锋更加猛烈。

  宋理宗闻讯惊恐不已,一面敕令鄂州守城将领张胜务须严防死守,一面调集军队火速增援,急派贾似道领兵驰援鄂州,派出使者于军中拜贾似道为右丞相。

  贾似道坐镇鄂州,宋军的守卫战打得异常惨烈,蒙古兵如狼似虎,数次破城,都遭宋军反击退出,后又挖地道潜入城中,又遭宋军击退。一批又一批官兵前仆后继,喋血沙场,守将张胜城头捐躯,“十一月,攻城急,城中死伤者至万三千人。似道乃密遣宋京诣军中请称臣,输岁币,不从”。

  忽必烈杀得性起,必欲踏平鄂州,进而直蹈临安,每日攻城不止。某日,忽必烈正在指挥攻城,忽然收到妻子察必派使者送来的密信,称汗位的继承戏里有戏,都城哈拉和林众臣正谋立忽必烈的弟弟阿里不哥,敦其尽快北还,避免鸠占鹊巢的悲剧上演。恰在这时,贾似道再一次密派使者宋京前来“议和”,请求罢兵,允诺称臣、割地、输岁币。忽必烈心里惦记着蒙古汗位的争夺,再也无心恋战,北归之意遂决,便顺水推舟,许以“和议”,撤军北归。

  蒙古军撤围拔寨而去,宋军乘机袭击其殿后部队,杀死了170多人。

  贾似道班师回朝,俨然一副立下不世之功得胜凯旋的派头。他只字不提私下议和之事,隐瞒忽必烈撤军的真正原因,上疏理宗,大言不惭地宣称:“诸路大捷,鄂围始解,江汉肃清。宗社危而复安,实万世无疆之休!”将歼敌170人的战果吹得比天还大。

  昏庸的理宗大喜过望,还真的以为贾似道立下了扭转乾坤再造宋室之功,下诏抚慰道:“贾似道为吾股肱之臣,任此旬宣之寄,隐然殄敌,奋不顾身,吾民赖之而更生,王室有同于再造!”

  自此,贾似道权倾朝野,炙手可热,成为南宋最后一位权相。

  景定元年(1260年),忽必烈派翰林侍读学士、国信使郝经等带国书使宋,表示愿继续息兵通好,并要求兑现一年前鄂州撤军允诺的岁币。贾似道正忙着为自己“立牌坊”——不遗余力地在朝野大力宣扬“鄂州大捷”的功劳,生怕私下议和的事被传扬出去,就密令淮东制置司把郝经等来使拘留在真州忠勇军营中,以防消息外泄。

  三、元军围襄阳,“蟋蟀宰相”恣欢谑

  景定五年(1264年),宋理宗驾崩,其侄太子赵禥继位,是为宋度宗。度宗的昏庸荒淫更甚于理宗,他终日与后妃宫女们厮混在一起,连批答公文也懒得自己动手,统统交给四个最得宠的女人执掌,号称春夏秋冬四夫人。再加上度宗为贾似道所立,对贾似道倍加宠信,将朝政悉数委托给他,任命贾似道为太师、平章军国重事,贾似道每次朝见,度宗都对他回拜,称他为“师臣”而不称其名字,允许他入朝不行跪拜礼,退朝时度宗要起身离开御座肃立,目送他走出宫门后才坐下来,朝臣都称他为“周公”。

  度宗在西湖北面的风景区葛岭为贾似道建造了一座超豪华府邸,极尽奢靡,取范仲淹名句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之意,名之曰“后乐园”。贾似道深居园中,朝廷的官吏每天抱着文书跑到贾府,请他签署,朝中事无巨细,全由他的门客廖莹中、堂吏翁应龙裁决,其他所有重臣不过是摆设而已。凡台谏弹劾、选人用人及京尹漕运等一切事务,不向贾似道请示都不敢施行;大小官员,无论是谁,只要稍微违背他的意向即被斥责、被贬黜,甚至终身不予录用。官吏争相纳贿求得美差,那些想当统帅、监司、郡守等求官者络绎不绝,送给贾似道的贡奉不可胜计。

  从《宋史·贾似道传》记载的几件小事,可以窥见贾似道贪婪卑鄙炙手可热之一斑:赵溍等争相献宝玉;陈奕为了升官拜贾似道的玉工陈振民为哥哥;余玠有一条祖传精美玉带,贾似道派人强索,得知该玉带已随余玠故去先人殉葬,竟命人掘开坟墓将玉带取走。

  上行下效,一时间贪污行贿之风盛行,群小弹冠相庆,正人君子被排斥殆尽。

 

  忽必烈画像

  这时候忽必烈已经击败弟弟阿里不哥,继位大蒙古帝国大汗,安顿好了后院,遂又重整旗鼓,兴兵南下,并且将灭宋战争的主攻方向由四川战场转向荆襄战场。蒙古大军浩浩荡荡,杀气腾腾,直奔襄阳而来。

  襄阳告急文书雪片般飞往临安,却丝毫不能改变贾似道“蟋蟀宰相”的悠闲日子。他高卧葛岭府邸,纵情于声色犬马,日夜淫乐,每日品品琼浆,狎狎美妓,赏赏珍玩,听听歌舞,斗斗蟋蟀,大小政事全都任由门客处理。《宋史·贾似道传》载:“时襄阳围已急,似道日坐葛岭,起楼阁亭榭,取宫人娼尼有美色者为妾,日淫乐其中。惟故博徒日至纵博,人无敢窥其第者。其妾有兄来,立府门,若将入者,似道见之,缚投火中。尝与群妾踞地斗蟋蟀,所狎客入,戏之曰:‘此军国重事耶?’”

  贾似道对蟋蟀的痴迷达到了何种程度?在襄阳城危机频传国事蜩螗的局势下,他在每日沉迷于斗蟋蟀之余,居然还写出了《促织经》。这本书共两卷,分论赋、论形、论色、决胜、论养、论斗、论病等章,对蟋蟀进行了系统详尽的论述,是世界上第一部系统研究蟋蟀的专著,据说至今无人超越。

  四、兵败丁家洲,朝野怒呼诛奸佞

  襄阳危在旦夕。贾似道一面接连上奏度宗,请求亲往前线率军御敌,摆出要慷慨赴国难的姿态;一面又暗中唆使台谏官接连上疏,称贾似道须臾不可离开朝廷中枢,否则将天下大乱。昏庸的宋度宗不明就里,将贾似道视为“定海神针”,不敢使贾似道离开京城半步。于是,贾似道得以继续安卧葛岭府邸,没日没夜地与宫女、尼姑、美妓厮混,沉浸于歌舞、美酒、斗蟋蟀的日子。

  咸淳九年(1273年)二月,襄阳攻守双方经过长期惨烈的拉锯战之后,宋军渐渐不支,襄阳守将吕文焕举城投降。元将伯颜率水步军10余万,以降将吕文焕为先锋,沿长江东进,陆路旌旗蔽日,水上千帆竞发。宋沿江诸将,多为吕文焕旧部,元军所至,皆望风归降。

  第二年,元军攻陷鄂州,宋军鄂州江防瓦解,元军越过长江直逼临安,举国为之震悚。在国难当头的危急当口,宋度宗因为过度纵情酒色撒手人寰,年仅4岁的赵显在贾似道的扶持下继位,是为宋恭帝,由祖母谢太皇太后、母亲全太后垂帘听政。

  军国大权依然操在贾似道一人手中。

  面对宋军节节败退的危局,太学生们群情激愤,伏阙上书,强烈要求贾似道亲征出战。贾似道不得已,只好上表请求出征。太皇太后谢道清急令贾似道督诸路13万兵马、战船2500艘,出师迎战元军。

  贾似道贪生怕死,胆小如鼠,根本不思如何应对元军进攻,只是一味求和。尚未开战,他便首先释放元军俘虏,派宋京给伯颜送礼品,请求纳岁币、割地、赔款。

  伯颜痛责贾似道不守信义,拒绝议和。

  德祐元年(1275年)二月,宋元两军对峙于丁家洲(今安徽铜陵北),宋军一触即溃,“败兵蔽江而下,似道使人登岸扬旗招之,皆不至,有为恶语慢骂之者”。宋军死伤无数,尸体把江水都染成了红色,13万大军几近全军覆没,贾似道乘一条小船仓皇逃往扬州。

  天下舆论大哗,要求诛杀贾似道以谢天下的呼声此起彼伏。

  在朝野强大的压力之下,谢太皇太后不得不将贾似道免职,但依然不能平息众怒,朝廷内外都一直强烈要求立即处死贾似道。谢太皇太后念其身历三朝,依然不忍夺其性命,又命抄没其家,贬为高州团练使,押往循州安置。

  押赴贬所途中,监押官郑虎臣屡劝贾似道自杀,贾似道惜命怕死,推说“太皇许我不死”,不肯自行了断。行至漳州木绵庵,郑虎臣叹道:“吾为天下杀似道,虽死何憾?”遂将贾似道诛杀。